代理国内、涉外离婚诉讼
代理遗产继承纠纷诉讼
提供婚姻家庭法律咨询
代书婚姻家庭类的法律文书
其他涉及婚姻家庭的诉讼、非诉讼业务......
 
 
陈 雷 律师
上海敬筑律师事务所律师
执业证:13101200010110113
 
陈律师:13301662383-上海
 
地址:中国上海静安区西康路757号508室(侨桥大楼)
 
 

 

 

 
 
 
 
法律,让“懦夫”找回尊严
来源:刘继光

                  刘继光 李剑

  丈夫为了经营幸福家庭出外打工,不料妻子掉进婚外情陷阱!公开以夫妻名义与人同居的妻子洗劫家财跟人私奔,丈夫两度自杀痴心丈夫使出浑身解数也唤不回花心妻,满怀屈辱背井离乡3年好丈夫恋旧情接纳流浪妻,不料“野男人”公然随妻进家主事!

  2002年6月3日上午,湖南省宁乡县花明楼派出所的六名干警赶到该所所辖的东湖塘镇罗湖村将涉嫌重婚的王谷明、钟一平抓获。至此,因妻子钟一平与同村光棍汉王谷明以夫妻名义公开同居长达四年多而受尽了屈辱的汤伍,终于舒了一口气,村民们在拍手称快时,也都向背负屈辱远走他乡三年多的汤伍竖起了大拇指:“你终于用法律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构建幸福之家,丈夫外出打工 忙赚钱,不料妻子掉进婚外情陷阱!

  汤伍生于1966年,由于他长得高大,身体结实,加上为人忠厚、踏实、勤恳,很受姑娘们的喜欢。 1987年,经过自由恋爱,他与相邻的朱石桥乡兽塘村的钟一平结婚了。不久之后,生下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

  然而,汤伍没有料到,就在他一心一意忙着建设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的时候,素以欺男霸女而声名狼藉的同村光棍汉王谷明,却打起了他常常在家独守空房的妻子的主意。

  王谷明与汤伍同龄,在此之前,曾勾搭上村里好几个老实丈夫的老婆,有一个被他勾搭上的女人后来不愿意和他好了,他硬是让她赔了一笔“青春损失费”之后才放过了她。在汤伍外出打工之后,王谷明打牌为幌子,频频来到汤伍家,不久之后,即与钟一平打得火热,俨如夫妻。

  1997年10月,汤伍从益阳打工回家后听到女儿的哭诉,说是钟一平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汤伍伤心欲绝,要求钟一平断绝与王谷明的关系,在钟一平保证不再和王谷明来往之后,忠厚的汤伍认为妻子可能只是一时糊涂,遂原谅了她。但汤伍不知道,此时的钟一平自从和“很会暖心贴肺”、“很会说知心话”的王谷明好上之后,已开始日益嫌弃起自己“只会干活”、“只知道挣钱建房子”的老实丈夫了。

  追逐快活逍遥,妻子洗劫家财 跟人私奔,丈夫两度自杀亦枉然……

  1998年春节之后,汤伍又去益阳做油漆。王谷明对钟一平说:“我们这样偷偷摸摸实在不过瘾,不如干脆到外地去租房住,堂堂正正做夫妻。”钟一平说:“你哪里有租房的钱呢?”王谷明说:“我们可以一边打工一边挣钱。”

  但平时好逸恶劳、家里穷得叮当响的王谷明又哪里会有出外快活逍遥、租房同居的钱呢?几天以后,王谷明又对钟一平说:“他(指汤伍)发现你和我跑了之后,以他对你的痴情,肯定会到处寻你。一时半会找不到你,他变卖家产都会找。”钟一平了解自己的丈夫,很认同王谷明的分析,于是王谷明又说:“与其将来让他变卖家产来找我们,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钟一平在王谷明把自己家里的两头肥猪和2400余斤稻谷全部卖了,加上汤伍存放在家里的打工所得,共计4000余元全部揣上,于1998年3月初的一天和王谷明私奔了。

  1998年4月下旬,汤伍从益阳打工处请假回家搞春插,到家后看到被洗劫一空的家,啼哭的幼女,因无人料理而杂草丛生的田土,不禁悲愤交加,两度自杀,幸被叔父和邻居及时发现,及时抢救,才未死成。

  而钟一平揣上家财随王谷明到湘潭以夫妻名义租房之后,很会“疼女人”的王谷明对钟一平说:“你嫁给汤伍都10多年了,他却从来没有带你出来玩过,我先带你在湘潭市好好玩几天,给你买几件漂亮的衣服,然后再去打工也不迟。”这正中对城市生活感到新奇、羡慕不已的钟一平的下怀,于是两人白天在市里游公园、逛商店、看录像……日子在快活逍遥中不知不觉地过去,钟一平清点带出来的钱,发觉已经不多了,便劝王谷明赶快打工,王谷明硬着头皮在湘潭锰矿打了一个月工之后,便说什么也不肯再干了。

  1998年5月,在乡下的春插大忙时节过去之后,钟一平便随王谷明回到了罗湖村八角塘组王谷明的家,两人堂堂皇皇地夫妻一样住在一起。

  使出浑身解数,痴心老公唤不回 花心妻,满怀屈辱背井离乡去打工……

  汤伍所在的罗湖湾组与八角塘组相距不远,不久之后就有人告诉汤伍,钟一平住在王家。痴心的汤伍去王谷明家喊妻子回家,但却遭到了王谷明、钟一平的齐声恶骂,于是汤伍抓住钟一平的手便往外拖,王谷明见状,抓起一根扁担便向汤伍劈来,汤伍只好放过钟一平拼命往外跑,王谷明挥起扁担一阵猛追,一边狂叫:“老子要砍死你!”将汤伍追过一条塘基之后,王谷明被正在那里看牛的一位壮汉挡住,才未继续追杀。

  这一次死里逃生之后,汤伍明白:以自己的善良和厚道,根本不是心毒手辣的王谷明的对手,于是,他转而向钟的娘家求助。

  起初,钟的娘家人也对汤伍表示同情,对钟一平和王谷明的无耻行径表示谴责,但在钟一平、王谷明双双携礼回过几次娘家后,钟一平娘家人对汤伍的态度大变,认为当今社会老实忠厚的人处处吃亏,现在王谷明才是钟家中意的女婿,钟一平的母亲公开对汤伍和村上的人说:“钟一平前三十年是汤伍的老婆,后三十年是王谷明的老婆。”得到了娘家人的承认,钟一平、王谷明更加有恃无恐,两人毫不避讳地公开以夫妻名义住在一起。

  1998年8月初“双抢”之后,汤伍和弟弟一起把钟一平“抓”回了家,汤伍明确地向钟一平表示:“如果你铁了心要跟王谷明,那我们就干干脆脆地离婚。如果你还打算和我一起过,那就断绝和王谷明的一切来往,我可以既往不咎。”钟一平表示还是愿意和汤伍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并保证以后再不会和王谷明来往。汤伍相信了钟一平,以为她已经天良发现,回心转意,于是再一次原谅了钟一平。但汤伍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感化钟一平,她在重新回家之后,不但不干任何农活,连饭也没有做过一顿,整天都是打牌赌博。1998年10月汤伍准备收割晚稻的前一天晚上,回家住了70天的钟一平悄无声息地再次和王谷明出走了。不久之后,两人又一同回到了八角塘组王谷明的家,又公开以夫妻名义住在一起。由于王谷明多次扬言只要汤伍再上门要人就要杀了他,汤伍不敢再上门要妻。
汤伍独自一人收完晚稻之后,满怀屈辱背井离乡去了海南打工。

  丈夫恋旧情接纳流浪妻,不料“野男人”公然随妻进家主事!

  1999年4月,王谷明的母亲因为对王谷明长期和有夫之妇钟一平住在一起又从不做点正经事十分气愤,喝农药自杀了。两人的无耻行径活活逼死了王母,原本对两人公开以夫妻名义同居听之任之的王谷明的三个兄弟遂纷纷斥责钟一平是“害人精”,一齐动手将钟一平赶出了王家。

  此时,她的娘家也为她落得如此下场感到无地自容,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托人请汤伍的父母去接回钟一平,并保证她再也不会和王谷明搞到一起了。1999年5月下旬,在钟一平父亲的再三恳求和保证之下,汤伍的叔父和女儿到钟一平的姨妈家将她接回了汤伍的家。汤伍获悉之后,又一再给她写信、打电话邀她到海南打工,但钟一平不愿吃在外打工的苦,拒绝去海南。汤伍怕妻子在家缺钱花,又写信详细告诉她自己原来在家做手艺时总共还有1000余元工钱没有收回,让她将工钱收回贴补家用。钟一平将工钱一一收回之后,汤伍又给妻子写信,告诉她可随时到自己父母处领钱。不久之后,钟一平便从汤伍的父母那里领走了汤伍到海南打工后寄回的500元工钱。

  钟一平自从被王氏兄弟赶出王家重新回到汤伍的家之后不久,王谷明竟然也堂而皇之地随钟一平住进了汤伍的家,以一家之主的名义主持家事。平日里二人也俨然以夫妻的名义到汤伍所在的罗湖湾组的村民家里打牌作客,罗湖湾组的村民们都说:“王谷明不是八角塘组而是罗湖湾组的人了。”

  汤伍一家的忍让和畏惧让王谷明、钟一平不断得寸进尺,气焰越来越嚣张,2002年春节之后,王谷明以一家之主的名义,主动找到村民小组组长周喜新,要求将汤伍所分的一丘责任田与周喜新家的一丘责任田兑换,周喜新说:“汤伍不在家,我不敢换。”王谷明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你放心,我可以作主,我说要换就要换,汤家谁也不敢管!”

  2002年3月初,王谷明、钟一平为了弄钱花,竟然打起了汤伍在 1996年辛辛苦苦所烧的一窑红砖的主意,他们决定将这窑价值7000余元的红砖变卖。消息传出之后,汤伍的父亲前去阻止,钟一平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我不但可以卖砖,而且还可以卖屋,因为这家里所有的一切,我都有一半,你没权管!”王谷明则找到不明真相打算买砖的人说:“你放心,这家里的事,是我作主!”

  梦醒海口街头:懦弱三年的我  不再做懦夫了!

  从王谷明、钟一平准备卖掉那窑红砖之后,在海口市明光大酒店打工的汤伍,便不断接到父母和实在看不惯了的儿时伙伴的电话和来信,告诉他家里发生的情况。汤伍反反复复思考自己近两年来发生的事,终于悟出了一个道道:是自己的懦弱,才导致了王谷明和钟一平越来越猖狂;他恨自己的糊涂,对在邪路上越走越远的妻子曾一直存在着幻想。

  汤伍决定再也不能做一个懦夫了!他决定偷偷地回到三年多没回过的家,给那对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屈辱的人以狠狠的报复。怎么个报复法呢?他设想了几个方案,一是亲自动手杀了他们;二是设法弄到几个炸药包,在他们入睡之后引燃炸药。他沉醉在洗刷耻辱的幻想里,他反复地设想潜回家后报复他们的种种细节,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了女儿的影子,他已经有三年多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了。他们的行径也伤透了幼小女儿的心,把他们杀了,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也是死罪呀!那样,可怜的女儿该怎么过呢?

  汤伍苦思冥想,他突然想到了曾在电视上看到的海南的一起家庭暴力案,妻子把恶丈夫告上了法庭,结果恶丈夫受到了法律的惩处。那么,我的问题是不是也可以让法律来解决呢?

  埋头自学法律,打工仔的心里 亮堂多了:法律是打败恶人的最好的武器

  一天,汤伍走进了海口街头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他详细地向律师讲了自己的情况,律师说:“你这样的情况,可以告他们重婚,让法律来追究他们的重婚罪。”那么,究竟什么叫重婚,重婚罪怎么追究,律师却不肯详说了,而是向汤伍伸出手来:“请先交 100元咨询费。”汤伍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数了数总共才16元5角,律师瞟了一眼,站起来说:“等有钱了,再来问律师吧!”

  汤伍没有责怪这位律师,相反地他十分感激地告别了这位律师,因为是这位律师让他知道了王谷明、钟一平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重婚罪,尽管律师没有告诉他更多的法律知识,但他从律师身后那满满一柜的法律书籍受到了启发,他已在心里拿定了向书本请教的主意。

  第二天下班之后,汤伍向在一起打工的工友借了100元,来到了位于海口市解放路的海南省新华书店,花30多元买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等书籍。通过阅读这些书籍,汤伍弄清了重婚是指有配偶者与他人结婚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行为;重婚行为的认定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有配偶者与第三者登记结婚或者第三者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之登记结婚,另一种是有配偶者与第三者虽然没有办理婚姻登记,但是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建立了事实婚姻关系,或者第三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建立事实婚姻关系;而事实婚姻是指公开以夫妻关系在一起生活的情形。显然,王谷明、钟一平的行为已构成了事实婚姻关系。

  那么,法律是怎样惩罚重婚行为的呢?2001年4月28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加大了遏制重婚的力度,增加了不少打击重婚的内容,如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对重婚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自诉;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

  学完了买回来的法律书,汤伍的心里亮堂多了,他坚信法律是最好的武器。

  自写法律文书,令人刮目相看: 律师从不屑一顾到竖起大拇指!

  汤伍在认真研读《起诉文书》一节之后,参照书上的实例,大胆地起草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他在写完“自诉人”、“被告人”、“案由”、“事实和理由”等栏目的内容之后,提出了如下诉讼请求:l、依法判决二被告重婚罪;2、依法判决二被告共同赔偿自诉人财产损失费和精神损害费共2万元;3、依法判决被告一(钟一平)与自诉人离婚:4、鉴于被告二(王谷明)流氓成性,已是众所周知,如果自诉人之女判给被告一抚养,则请求判决被告二今后不能和自诉人之女住在一起。

  汤伍带上自己起草的《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再次找到那位律师,律师漫不经心地接过他的自诉状,心想一个打工仔能写出像样的诉状吗?律师边吸烟边毫不在意地翻着他的《自诉状》。汤伍屏声静气地注视着律师,他看到律师的表情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到最后满脸的不屑不见了,而是露出了和蔼可亲的微笑,律师扔掉了手中的香烟,扶了扶眼镜,笑着说:“字不好看,但文章通顺,层次清楚,适用法律也正确。你学得快,也用得准,忠厚人并不傻呀!”接着律师告诉他重婚案和离婚案是两个案,需分开办,他的《自诉状》最后的两项诉讼请求属于离婚案的内容,因此需另外立案处理。律师还告诉汤伍,这个案子最重要的是取证,自诉案要求自诉人举证,因此他可以先要求在老家的父母或兄弟向上下邻居和村委会取得证实王谷明、钟一平四年多来一直以夫妻名义同居的证明,然后再自己回去将这些证明材料连同《自诉状》一起送交法院,另外还可以同时向公安机关写一份《控告书》,《控告书》同样需附上有关证明材料,但《控告书》的最后可以将自己所有的要求都写上。律师还就汤伍《自诉状》中其它需要修改、完善的地方一一指明之后,拍着他的肩膀夸奖运:“你依靠法律的路走对了,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你肯定能赢!”最后律师坚持不向汤伍收取任何费用,还十分热诚地向他敬了一支中华牌香烟。

  依法讨回尊严:打工仔不仅将 重婚犯送进了监牢,而且打赢了离婚官司。

  2002年4月下旬,先从海南回家的哥哥打电话告诉汤伍,村委会非常爽快地出具了关于王谷明、钟一平从1998年4月以来一直以夫妻名义公开同居的证明,邻居在这份《证明》上纷纷签字并全部按了手印。

  2002年5月,汤伍向请了假之后回到了已阔别三年多的家乡。一到家他就向宁乡县人民法院花明楼法庭递交了要求惩处王谷明、钟一平二被告所犯重婚罪的《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向宁乡县公安局花明楼派出所递交了《对罗湖村钟一平、王谷明所犯重婚罪的控告书》。

  派出所了解到在汤伍回来之后,王谷明仍然胆大妄为地和钟一平一起住在汤伍的家里,并要住在父母处的汤伍跪着送他5000元劳务费,于是花明楼派出所批准对王谷明、钟一平正式逮捕。

  2002年9月25日,宁乡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钟一平有配偶又与被告人王谷明公开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被告人王谷明明知被告人钟一平有配偶,仍公开与被告人钟一平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其行为均已构成重婚罪,系共同犯罪,依法判决如下:被告人王谷明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钟一平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003年1月4日,汤伍诉钟一平离婚案经宁乡县人民法院花明楼法庭调解,达成协议离婚:双方离婚;一女随女方,男方每月给女孩80元生活费至18岁;共同财产归男方;女方赔偿男方精神损害费1000元整。

  打完离婚官司后的汤伍觉得特别轻松,懦弱三年的他终于依靠法律挺直了腰杆,找回了做丈夫的尊严。(文中汤伍、钟一平为化名)

2003-5-13

 
上海“婚姻法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沪ICP备05004718号
地址:中国上海静安区西康路757号508室(侨桥大楼) “上海敬筑律师事务所”
电话:13301662383  邮箱:739772013@QQ.com